APOPHASIS

也想了一阵子了,我觉得还是来告个别吧。

因为这个博客认识了很多喜欢的人,碰巧的是最近我五年前因为lofter认识的一个小朋友,7000多粉的博客因为写了前段时间香港的事被永久封禁,然后我特别喜欢的一个写Maoism的博主也消失了。我不混任何圈子,这里对我的意义只是碰运气从纸堆里翻出一两页自己喜欢的东西(这一点我也反省,总抱怨自己的文章热度低,其实自己也没有为别人怎么点过红心蓝手抱歉抱歉十分抱歉)

我开始写这个博客的时候还在念书,一路走来看自己很多年前的心情记录还是觉得非常有意思。所以我也不会删,文也都在,评论也都在。

以后我只会来这边发有关未出本子的通知,本子我一定会出的!各位放心。...

19 55 /  

我观察了一阵子,发现我打了瓶邪tag的文章跟我不打tag的文章还有打“聊天”这种tag的文章阅读量不相上下。我可能被很多人屏蔽了我觉得。为什么?因为我搞邪瓶?搞簇邪又不搞黑邪不搞all邪?做人真难啊……


2 11 /  

我是真喜欢宋朝啊,上博最近在展的《歌乐图》,那个对襟长褙子要能做成睡衣里面直接吊空了穿真是要好看到爆炸了吧……而且姑娘们的神态都好可爱啊有点闷闷的百无聊赖感,这种着了锦衣用心梳妆打扮之后无所事事的发呆状态特别戳我……


然后梗是这幅图被断代南宋,但图中太湖石上有个藏起来的署名,是五代十国一个管画院的画家。有人说署名是假的,因为五代在宋之前。

21 11 /   / 聊天

点梗


我们以后开开心心搞CP

8 46 /  

原来我们吴教授,信奉的是mysticism,哈哈哈,我写《湮灭》的时候并没有看过这本书,太有意思了。

17 6 /  

我好像没说过,老张在《滚滚红尘》里,跟二叔临去重庆之前,留给吴邪的那箱金条里不是放了一张字条么。上面的英文诗句,出自泰戈尔的《吉檀迦利》(Gitanjali),第十八首,《孤独的爱》。

说两句为什么选泰戈尔的这首诗,一来因为诗句意境实在合适,二来,时间设定上老张是民国十三年随父亲进关,也就是1924年到的北平开始念大学,然后就没有回过家。1926年初因为家里出事离开的北平,而泰戈尔先生1924年受几位文化名人邀请到过北京好几所大学还有华北一带演讲,在学界和文化界都是一件大事。那时国内他的诗已有很多译本,而且当时大学生的英文水平可能要超出很多人的想象。老张是完全可能会背泰戈尔先生的诗的。

斗...

狗死了。

早晨来送补给的年轻喇嘛推开庙门,看见我蹲在屋檐下,把夜里飘落的雪花从它皮毛上拂去,外面的松软干燥,里面的起先被它的体温融化,后来慢慢结冰,把毛根冻成一簇一簇。我把手掌摊开覆盖上去,细小冰棱融化,它保持着那个姿势。

昨夜我如常关掉老式收音机之后一会儿,听见它走上台阶,走到门口卧下。可能它听见了我房里传出的陌生的声音。

后来我又开始专注于屋外的动静。

火盆中燃烧的哔剥声,落雪声,雪山的呼吸声,还有一个慢慢停止的心跳声。

我们度过了互相陪伴的最后一个夜晚。


我跟闷油瓶看了场深夜场修复版的《东邪西毒》。之前我跟胖子企图用打麻将让他学会娱乐,失败。带他来看电影纯粹是...

61 36 /  

弄了个简单的AO3搜索使用教程。


我觉得它适用于当你知道自己要搜哪位作者,或者知道文章名。


只是想搜文来看的话,善用tag搜索,是否完结和排序功能。


还有不懂的可以在这条下面问我哦。

186 20 /   / AO3

即便是在山里夏天也是暴晒,但山是有脾气的,黄昏落了一场急雨,夜里我便搬了藤椅坐在院中乘凉,看远处的山道上有人打着一把手电,光线剔透。

搬进雨村以后我完全处于放空状态,如果不是闷油瓶上个月进山一次,这个月又进山,我都不知道我们已经在这儿住了两月有余。白天才想起来清理一下手机和邮箱,一条朋友发来的都没有,全是广告,催缴费的,卖保险的,杭州房产的水电费单据……这个世界记得我远比我记得这个世界要条理清晰有理有据。所以有时候我也想,我拿记忆来干什么呢?

闷油瓶推门进来,卸下包,走到井边打水,然后开始脱衣服。

我想到有个人的日记里写: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我不見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見了,精神分外爽...

92 9 /   / 瓶邪

图来自网络,这个是文题和设定的来处,作者齐奥朗。


——我们这些曾经眷恋巅峰的人,对巅峰失望以后,最终爱上了自己的坠落,而且急着将它完成。

生命就是那随时都在解体的东西,是光明单调的消逝,是黑夜中乏味的分解,没有幽灵,没有光环,没有王冠。

【瓶邪】不抵抗黑夜(一)

写在前面:

这篇是前世今生哦!就是和《石头城》有关的!希望我写着写着能想起来我当时是怎么计划写《石头城》的吧.


(一)


“麻烦您等一下,”我挡住化妆老师要往我脸上扑粉的手,叫道:“王盟。”果然没反应,于是我又叫了两声。

休息室的门终于开了,那小子头探进来一脸睡眼惺忪,问我:“老板,什么吩咐?”

“给我买杯奶茶去。”听他一声“好咧”消失在门外,隔墙传来我听不懂的流行歌曲,我又扬声叮嘱:“跑快点儿见面会要开始了。记得多加糖!”

回头对化妆老师笑笑,“您继续吧。”

那些香香的粉扑到脸上,我闭了眼拼命忍住想打喷嚏的欲望。

对方说:“要我助手这样早跟他说拜拜了,关老师真平易近人。...

这个室友直男系列大概还能写好多哈哈哈 索性之后整理成合集


失恋了怎么办?运动啊!像日本少年漫画男主角那么运动两小时保准啥烦恼也没有了。上个项目交上去经理胖子很满意,我说得亏您满意,这是我用女朋友换来的。他说你这是在报工伤?我给你二百块你回家冲个PHub会员吧怎么样。我说好,你给我打工资卡里,不打是小狗。

二百块也是钱,上礼拜我加班回家晚了室友请我吃了顿烧烤,我能用这钱还了人情呢,哪不好。

走之前约了胖子周末打羽毛球,想了想又叫上了我最近带的实习生,叫黎簇。这小子手长腿长的一看也是日本少年漫画里出来的,只不过得是反派因为长得太帅了,不当反派浪费,那我们公司的小妹妹们一个个,吴...

28 4 /  

 @其铮 

睡不着写了个瓶邪室友的段子,OOC,吴邪<加粗>直男</加粗>预警XD


我是个情绪很稳定的人,稳定到什么程度?女朋友给我发了2000字分析我们之间感情的问题,即《感情即将破裂书》,一般男的可能当天晚上就约出来红酒玫瑰烛光晚餐了,我拖了三天没回她。


不是故意不回的,手里的项目做到最后阶段,卡在死线上我连上厕所都没时间,一天睡4个小时算多的,一个盒饭从中午吃到半夜……实在力不从心。我虽然没回复,但我脑子里一直在想她讲的那些话,画图的时候在想,喝水的时候在想,跑着上厕所的时候也在想,“我觉得我们哪哪哪不合适”,其实无非是说”你...

82 16 /  

《中华揭秘》很好看!看了一期 20180711 大云山西汉王陵的节目,里面竟然发现了曹操的人打的盗洞(评论里有朋友说这个是瞎说的!总之盗洞的年代很早,挖掘于东汉末年)……

这一期一开始,说几个盗墓贼发现了一个很大的汉墓,在盗墓过程中因为使用炸药挖掘,耗尽氧气死于一氧化碳中毒,被同行抛尸在郊外一个废弃工厂里面,尸体被当地人发现报了警。警察找到尸体之后,在鞋下发现了高级陵墓才会使用的夯土,确定了他们是盗墓贼。接着通过那辆被抛弃的车查到了这个团伙其他人,问出了他们出事的地点。

我觉得有趣的地方,是民间对一个地方的称呼通过口耳相传有很多想象和谬误,但有时候真的很能说明问题。南京博物院派了一个考古队...

27 12 /   / 随笔

大连海边要建游乐场,看了几张照片,什么是娱乐至死,大概就是这样一个能让以前的人交代完,骑两小时自行车来跳海的地方建起了跳楼机。

别说活路,死路也是要一条条堵上的。

5 /  
1 2 3 4 5 6 7 8 9 10

© APOPHASI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