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末芙蓉花

❀ 自在清净

【瓶邪瓶】石头城07

前文,设定,和警告请查看合集01.

粗长的一章!弥补昨天没有更。不过最近有点儿忙,可能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起来了,你们珍惜更新啊!


第七章


麒麟来到极东之海。

命格星君立在团云之上,正在等他。

二人落于瀛洲岛。

命格从怀里拿出一物,暗红光晕流转:“莲芯我带来了。”

正是那日房中炼化之物。

麒麟将其吞入口中,然后抖抖鬃毛:“有劳星君,此行凶险万分,星君不必随我同去了。”

“我对那地方,确实心有余悸。“命格笑得微妙,“就不打搅上仙了。一路留心。”说完一揖,驾云而去。

麒麟望他行远,才纵身跳入东海。

落入海沟,归墟就在其下,天下之水尽归于此,巨大暗流卷着它往下疾行,很快进...

晚饭下桌,我跟苏万两个小的洗完碗回来,我想了想,给吴邪泡了杯这回带来的明前龙井。

我意识到时间很晚了,但我知道自己今晚会失眠,我不想一个人醒着,所以我还是泡了这杯茶。

他接过去的时候很诧异,觉得我这次来怎么这么乖。

他看着张起灵看着他,他就说,我闻闻总行吧,端到鼻子下面,动作顿住,意识到自己闻不到了。

可能记忆里还有茶香,他的记性很好,我看他闭上眼睛,睫毛微微颤抖,估计是想起小木槿和洋桔梗,木芙蓉,秋海棠,还有桂花的气味,因为他把茶放下,说,我以前在杭州店里养花的,小木槿和洋桔梗,木芙蓉,秋海棠,还有桂花,可惜王盟太懒,一盆盆给我养死了。

能治好,我心想。

能治好,张起灵说。

什...

【瓶邪瓶】石头城06

前文,设定和警告请查看合集01.

这一章是个过度章节,但有些设定和信息,还是看看吧!


第六章


吴邪把麒麟给的画笔,揣进云袍,又按了按,这才换了张笑脸去迎陈天王。

平日都是他去拜访解雨臣,解雨臣从不踏足他真君府,这里除了胖子也一向无人问津,吴邪诧异,陈天王怎么突然来了?

他将人引进屋中,又吩咐王盟上了些茶水,对方仙衔在他之上。

两人屁股刚挨着椅子,陈天王就迫不及待开门见山:“本王是来求财的。”

吴邪想起,两日前,对方从解雨臣门前离去的背影,心里明白了几分:“小仙管的是偏财乍富,旁门左道,天王想必看不上吧。”

“冥天那里我去过了,他不识好歹,我也用不着低声下气求人,要说,这...

【瓶邪瓶】石头城05

前文,设定,和警告请查看合集01.


第五章


为防屏蔽直接走链接

【瓶邪瓶】石头城04

前文,说明,警告请见合集01.


第四章


麒麟将吴邪后来挑选的神魂送入吴氏腹中,又驮他来到金陵城外一座小山上。

举目除了裸石衰草,只有一间破庙,牌匾早已斑驳,在梁上歪斜挂着。

吴邪不知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回头见黎簇神魂已从麒麟口中落下,竟浮于土上,慢慢生出血肉来。

吴邪大惊,不经女子怀胎十月,这样化形不就是妖么?

转眼间黎簇就已成了个丁点儿大的娃娃,麒麟的仙气流转化作襁褓,裹在里面的小脸粉雕玉琢,五官挤在一起,眉毛是淡淡的胎毛,眼睛都还没睁开……可爱极了!

“该走了。”麒麟讲着人语,抖抖鬃毛,示意吴邪上去。

吴邪:“上仙这是何意?他这么小,弃此荒山,若叫虎妖狼妖叼了去……”...

【瓶邪瓶】石头城03

前文,设定,和警告请查看合集01.


第三章


房门开了。

出来的人却不是命格星君,黑发用绢带随意系在肩上,里袍腰带松垮,领口微敞,一看便是才从云床上下来。

吴邪的视线忍不住往那半遮半掩处……玄色绫布称得皮肤愈白,往上,只见两个脸颊微微泛红,额发汗湿,若不是神情太过清冷,实在让人想入非非……

连声音也是冷的:“命格星君仙体不支,恐无法出来见你。”

仙体不支?

吴邪想,这是何意?两柱香前我还在这儿,他明明好好的。

下意识往房里窥探,视线却被挡住,吴邪脸前那一双如墨眉宛也皱了起来,很是护着里面的人。

突然意识到,方才自己偷看到的纹身,就是一只现世的麒麟。

这人……

莫非…...

给《白鲸记》的一个长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你!收到长评就是写完长篇最最最最开心的时候!感觉都值了!按住猛亲一个(づ ̄³ ̄)づ

恶魔之纸👿:

起名废依然不知道该起个什么标题合适,见谅... @木末芙蓉花



在读这篇文之前,我设想过很多种瓶邪在现代AU文中的形象:他们都是普通人,没有长生的诅咒和家族宿命的牵绊...却始终不得要领,不管怎么努力,都很难真正地摆脱原著的背景。而《白鲸记》做到了,在保证不OOC的基础上重塑一个框架并将人物放置进去,迸发出新的火花。

暂时还没开始看赫尔曼那部名著《白鲸》,文中的白鲸象征的大概是人类的执念,这一主题与花太的《白鲸记》吻合。白鲸广场和白鲸...

【瓶邪瓶】石头城02

前文,设定,和警告请查看合集01.


第二章


吴邪进得星君府去,把黎簇的事儿一番解释,口干舌燥,对方竟连一杯茶水也不给。


命格星君瞧着比吴邪还年轻些,放到人间也就二十出头,不过命数一事处理起来全是琐碎,交给个老儿怕也遭不住。听完之后,眉宇之间一股子疏离:“所以真君是想找我,擅改天命?“


吴邪心里不大自在,但确实是他理亏,只能陪笑:“管不到这里来吧。无主孤魂,爹不疼娘不爱的,改改也没什么。”


命格瞥他一眼,拿过手边的天命册子翻看起来,又眯了眼问:“叫黎簇?”


吴邪点头,循循善诱:“吴家不求大富大贵,几十年后得个善终也就成了,还请星君……”


“不成。”命格手...

【瓶邪瓶】石头城01

一点说明:开始连载啦!这一回是个有点儿虐但也很甜的神仙恋爱的故事。借鉴了很多神话故事里的内容。

盗笔里的人物会出现很多,想看谁的戏份,也可以留言给我。

CP是瓶邪瓶。互攻!!!看清楚了!!!

如果你有看出来其他,一定是单箭头。且没有和二人无关的副CP。共工X祝融这种的,我想我写了也没什么关系吧……

Tag的话,每一章出现瓶邪我就打瓶邪,出现邪瓶就打邪瓶,都有我就两个都打。大概就是这样!

大家跳坑愉快 XD


第一章


天庭。


胖子拎着玉露来找吴邪喝酒,门口仙童从团云里醒来,扯着嗓子喊了声:“华光天君到——”


胖子也不等吴邪答应,直直进去,王盟没拦着,头搁下继续睡。...

白鲸记 番外三 北京

不打tag了!

这里想 @二天  @Ak  @流漪  @其铮,非常非常谢谢你们的评论,我才能一路坚持下来把这篇长文写完。

这个番外是送给你们的!一天写完,别嫌弃~

白鲸记也没有遗憾啦!

爱你们❤️

58 24 /  

【瓶邪】白鲸记(完结啦)

全文的链接在这里

小声吐个槽写了七万字结果是自己正儿八经的文里热度最低的……

然后说好的结婚番外点这里:ao3

没有车。没开。正文里的车我觉得开得差不多了。这篇番外怎么说呢,特中年恋的感觉吧。对不起连礼服都没让他们穿(。

116 39 /   / 瓶邪

雷峰塔

时间线:2015长白山接小哥。


补档: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185190

243 59 /   / 瓶邪

戒烟

写了这个《目的地不明》小小的番外,将就看看:)


从北京回到雨村,胖子就开始跟我提戒烟。我说,好,等我胸前这个伤口长上我就戒。疼得实在厉害的时候,我是想着闷油瓶的血不能输给一条蛇来撑下去的,仿佛这是他与蛇两个之间的战争,而我的身体只是个战场。

他们去盲塚时,接近年关,道上很安静,每年我也会给各个堂口搞搞总结大会发发红包,难免就要经过清点人数这一步,私下里悼念悼念走了的人。于是等到我胸前的伤好得差不多,这种沉重的情绪又让我往后推迟了戒烟的时间。

很快过了农历新年,闷油瓶他们还没回来。我每天就读读欠下的书,出门钓钓鱼,回家关了字幕看以前看过的美剧,对台词模棱两可的记忆反而让我更仔细...

155 27 /   / 瓶邪

目的地不明

时间线:盲塚

瓶邪*没有*确定关系,簇邪单箭头


AO3

* 概念都是胡扯别信,故事是真的有那个故事


年轻的喇嘛回来的时候,我正看着闷油瓶的雕像发呆。我托喇嘛从山下镇子里买了些炒货,于是我们转移到了隔壁的天井里坐着嗑瓜子。今日天晴,耀日下雪山的崖壁像一堵嵌满宝石的墙,四周无风但气温极低,待在室外很快呼吸道的黏膜就受不了开始疼,手背跟脸上的皮肤也跟着开裂。他从屋里搬了个炭炉出来,放在脚边缓缓燃着,我偶尔扔个瓜子壳儿进去,能闻见一股轻微的焦糊味儿。

他问我这几天在庙里怎么样。我说,我要找的人和事都太具体了,失去了许多偶然的乐趣。他笑着回答,很少有人来喇嘛庙里找乐趣,你的心态本身很有趣。

我说,你们不是讲什么等流,增上么?种善因,结善果;种恶因,...

49 7 /   / 吴邪
1 2 3 4 5 6 7 8 9 10

© 木末芙蓉花 | Powered by LOFTER